jk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jk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22:13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作为的后果现在已经逐渐显示出来,根据美国政治分析咨询机构欧亚集团基金会(EGF)今年4月份发布的年度全球民调报告显示,中国人对美国的负面情绪普遍上升,28%的受访者对美国持负面态度,高于一年前的17%;对美国持正面态度的受访者比例也从58%降至39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解读认为该项新政的适用模糊,可能是“走过场”。但是,在没有充分研究、界定范围之前,美方就已推出这样的新政,这说明了美方现阶段对中国留学人员的高度不信任和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如果美国政府在极端鹰派、保守派和仇华势力的鼓动下,作出不明智的政策选择,封锁中国中产阶层子女赴美留学及其他活动,那无异于破坏了中美民间交往的根基,将更彻底改变、甚至颠覆中国中产阶层过去对美国的认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最典型的莫过于赴美留学的难度和风险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国签证审批至今仍然处于暂停状态,这让今年有赴美留学计划的个人与家庭进退维谷,一些已经支付的费用眼看着打了水漂,令人心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统计时,国内985/211与普通高校出国留学人数基本相当,分别为45%和46%。2018年的统计显示,56%来自于国内普通高校,仅有31%来自985/211或双一流高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最终这一新政所圈定的名单范围有限,在两国关系持续下滑、美国对中国不信感加深的背景下,谁能保证下一个限制留学、学术交流的“新政”又会把红线设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一年30万到40万元的留学总支出计算,这些支出要占到普通中国中产家庭收入的一半以上,甚至部分家庭要靠举债才能完成如此昂贵的教育投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这些留学生因两国交恶被迫中断学业,其个人与家庭将承受巨大损失——以每人30万元计算,那就是2100多亿元的损失,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中产家庭承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国务院对新政的解释中指出,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给出一个明确的学校名单,要通过研究确定对中国“军民融合战略”关键、重要的大学,确定哪些适用于禁令,以找出哪些人属于禁令的范围。